服务项目
PCB抄板
PCB设计
芯片解密
样机制作
客服电话

PCB抄板部

0755-83676369,83035701

PCB设计部

0755-83676323,83676200

芯片解密部

0755-83662100,83662911

样机制作部

0755-83676369,82815425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上海致远科技有限公司 >> 行业新闻 >> 台湾芯片成为了美国基金获得内幕消息的主要来源

台湾芯片成为了美国基金获得内幕消息的主要来源

  国外媒体日前发布文章称,台湾作为全球芯片工业的最大出产基地,已经成为了美国对冲基金获得内幕动静的主要来源,“情报黑市”正引发芯片厂商和监管机构的担忧。
  以下为文章全文:
  对科技公司而言,台湾是向苹果iPhone、戴尔电脑等产品提供芯片的最大出产基地;对对冲基金而言,它是保密信息的聚宝盆,芯片厂商泄露这些数据后,被他们的美国客户在股票交易中充分利用。
  去年,美国监管机构启动内幕交易调查,逮捕了对冲基金公司帆船团体(Galleon Group)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Raj Rajaratnam),再次证实了地下研究与海外制造之间的联系。上周,台湾最大芯片厂商——台积电的一名美国雇员被控向投资者提供资料和非公然信息;该雇员同时兼任咨询公司Primary Global Research的参谋。上月,Primary Global的一名与台湾方面有来往的雇员在调查中被捕。
  尽管美国检方收到的涉及台湾厂商的投诉并未几,但该地区的贸易情报黑市已经成形,而渴想获得某种上风的对冲基金对它的青睐已是根深蒂固。 6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最晚从2004年起,在摩根大通、莱曼兄弟等金融企业驻台北的办公室中,时常有分析师购买有关芯片出产的保密数据。
  新加坡对冲基金咨询公司GFIA主管彼得?道格拉斯(Peter Douglas)称:“台湾已经成了‘狂野东部’。假如你想了解全球科技价值链,你需要首先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SEC“太强盛”
  Primary Global雇员朱青全(音译,Don Ching Trang Chu)于11月24日被捕。检方提起刑事诉讼,称他拥有一个由北美科技公司在亚洲的雇员组成的关系网络,以签约形式向客户提供保密信息。Primary Global是全美四十大“专家网络”之一,向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其专家来自各个领域、各个国家以及数以千计的私家公司。
  今年56岁的朱青全生于台湾,1987年加入美国籍。起诉书称,在对冲基金经理李周朋(音译,Richard Choo-Beng Lee)抵达台湾后,朱青全与其同事一起为他召开会议。朱青全对李周朋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FCC”)太强盛了,但“在亚洲,没人在乎它”。
  李周朋是投资公司Sphrix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帆船团体一案中被当局诱捕,随后秘密与当局合作。朱青全在被逮捕后已被Primary Global解雇,而后者并未受到指控。朱青全的律师拒绝置评。
  财务线索
  台湾的半导体厂商向包括德州仪器和高通在内的大多数大型芯片设计公司提供产品,后者再将芯片卖给苹果和戴尔等公司。台积电和联华电子是全球最大的两家合同芯片厂商,两家公司均未在美国的调查中遭到指控。
  台湾市场研究公司Independent Research Partners分析师柯志元称,半导体厂商泄露的保密信息,将使投资者了解到投资对象的销售预期。
  柯志元说:“台湾雇员这样做的原因是企业人数较少,销售部分内的每一个人都互相熟悉。人们能够容忍这种情况,由于他们以为假如每个人都这么做的话,保密数据也就不具备特别大的价值了。”
  界限恍惚不清
  2007年年初,莱曼兄弟收到讲演称,一名台湾分析师得到了台积电的产量数据,并有选择地分发给一些客户。
  知情人士称,莱曼兄弟秘密派出两名官员对此事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并无违规之处。调查职员发现,这种流动在台湾是如斯普遍,以至于正当研究与内幕交易之间的界限十分恍惚。但是,该分析师被排除在了升职名单之外。
  2004年,摩根大通在台湾的一名雇员试图跳槽美林证券,在口试中提供了台积电的一份表格,上有该公司的每月出货数据。但该雇员并未得到这份工作。
  对冲基金
  据称,台湾情报黑市的主要介入者已经发生了变化。2004年至2007年间,他们是卖方公司的半导体行业分析师,通过与台积电和联华电子的内部职员联络,获得保密信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这些分析师已经被Primary Global之类的专家网络取代。
  但他们最为重要的客户仍旧是对冲基金。柯志元说:“很多对冲基金意识到,获取保密数据是投资的方式,而台湾是他们最先关注的地区之一。”
  台湾无监管
  在台湾,尚未有对冲基金被控涉嫌内幕交易。根据当地划定,未在台湾股市公然上市的股票不受当局监管。美国方面的调查集中在本国市场。
  2008年1月,帆船团体在台湾注册了帆船亚太公司。2009年,拉贾拉特南东窗事发,该公司封闭。拉贾拉特南被控介入两起内幕交易,但他坚称自己无罪,而且帆船亚太公司无人遭到起诉。他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海湾资本治理公司(Loch Capital Management LLC)也在台湾设立了办事处。上个月,警方搜查了该公司位于波士顿的总部,这是联邦内幕交易调查的一部门。该公司的台湾办事处已于2009年11月主动注销。
  12月3日,海湾资本在一封致投资者的信中称,它收到了一张传票,但并不是一项政府调查的对象。该公司发言人拒绝置评。该公司在美国和台湾均未遭到起诉。
  分析师获利
  目前,仍在台湾开展业务的基金包括Clairvoyance Capital Management、Cavalry Management Group和Empire Capital Management。
  元大证券分析师陈昌华表示,对分析师而言,向客户提供保密信息,是进步声誉和排名的途径之一。假如能在机构投资者每年排出的全亚洲研究团队排名中位列榜首,他们就能获得更高的薪水和更高的客户。他说:“分析师的主要目的是获得机构投资者的更多选票,并为其公司带来更多经纪业务。”
  表格细节
  彭博新闻社获得的一份表格提供了台积电某一季度的需求信息,并按照客户细分。据称,这些信息表明,某些客户调高了出产需求预期,而另一些则保持不变。
  台积电发言人孙又文表示,尽管该表格看上去似曾相识,但她无法确定其真实性。
  半导体厂商及其客户都表达了对内幕动静泄露的绝望。2006年6月30日,台积电北美运营主管里克?卡西迪(Rick Cassidy)称,一些台湾雇员因涉嫌将产量数据泄露给对冲基金,遭到了美国半导体厂商Atheros Communications的起诉。
  客户质疑
  2009年,台积电起诉中芯国际,将泄露文件作为证据之一提交法庭。但诉讼并未涉及内幕交易,而是要解决两家公司之间有关侵犯专利和违约的争端。
  卡西迪称,他曾与Atheros副总裁保罗?富兰克林(Paul Franklin)和CFO杰克?拉扎尔(Jack Lazar)讨论该公司起诉台积电雇员一事。拉扎尔与多家对冲基金交谈,了解到他们已经把握了有关Atheros及台积电其他客户的保密信息。
  卡西迪在口头证词中表示,台积电的其他客户已经表达了对数据泄露的关切。
  专家网络密洽台积电雇员
  孙又文说:“2004年前后,关于台积电的客户和圆晶出货量的流言四处传播。因此,我们的确进行了深入调查。”该公司开会讨论内幕交易的题目,并警告雇员不要接触那些试图获得敏感信息的人。
  她说,从那时起,专家网络开始与越来越多的台积电雇员签订合同。美国格理团体(Gerson Lehrman Group)建立了业内最大的专家网络,试图礼聘台积电雇员担任参谋。台积电方面致函格理团体,要求后者休止与台积电雇员联络。台积电不答应雇员介入此类流动。
  2006年1月,格理团体律师迈克尔?欧托儿(Michael O’Toole)给孙又文发来一封邮件,称格理团体并不清晰台积电的禁止立场,已经与该公司的几名雇员讨论了担任参谋的可能性。他说:“我但愿与你讨论并更好地舆解台湾半导体行业在雇员咨询方面的规则。”
  孙又文回信称,台积电不答应雇员介入专家网络的咨询流动。彭博新闻社获得的一封格理团体内部邮件显示,将遵守台积电的划定。
  一意孤行
  然而,台积电驻美国马萨诸塞州伯灵顿的客户经理马诺沙?卡鲁纳蒂拉卡(Manosha Karunatilaka)仍旧从2008年9月起开始与Primary Global的客户接触。他于同年12月16日被捕。检方称,他向一名与检方合作的证人提供内幕动静。
  卡鲁纳蒂拉卡拿到了台积电最大的10家客户的产量讲演,并以每个电话200美元的价格,向Primary Global的客户提供咨询服务。他对证人表示,台积电的客户通常会按月提供预计需求量,并据此下达订单。“你可以以此为基础估测出货量。”他说。
  台积电表示,卡鲁纳蒂拉卡已被解雇。
  Primary Global销售经理詹姆斯?弗莱什曼(James Fleishman)和Advanced Micro Devices公司供给经理马克?安东尼?朗格利亚(Mark Anthony Longoria)与卡鲁纳蒂拉卡同日被捕。朗格利亚是Primary Global的专家之一。新加坡伟创力公司(Flextronics International)雇员沃特?施蒙(Walter Shimoon)也是专家网络的成员。此外,戴尔前供给经理丹尼尔?德沃尔(Daniel De Vore)承认,曾密谋介入证券诈骗行为。
  “非官方渠道”
  联华电子CFO刘启东表示,该公司也面对着与台积电类似的题目。7年前,该公司发现一名秘书与分析师来往,并常常与他们见面,谈论公司信息。
  刘启东称,该秘书已被解雇,且没有任何保密信息被泄露。他说:“一些人试图通过非官方渠道接触联华电子,但我们控制严密,据我所知没有发生任何泄密。”
  朱青全和弗莱什曼的被捕表明,当局正越来越关注投资者对专家网络的使用,以及他们是否跨过了正当研究与内幕动静之间的界限。道格拉斯说:“一切投资战略都是要建立信息上风。题目在于,你的所作所为是否正当,是否道德。”